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新环境新刺激的母子
新环境新刺激的母子

新环境新刺激的母子

似乎是新环境带来的刺激,母亲的高潮来得特别快,也特别猛!我们只是交
-欢了不到二十分钟,她的叫床声就变得有些断断续续起来,而她那温暖湿润的阴
-道里更是淫水四出,将我的肉棒泡的好不舒服。 -
  「妈妈,怎么回事呀?怎么今天怎么这么没用,我还刚要起劲你怎么就完事 -
了?」我一边放缓抽插的动作,一边裹挟的调戏着母亲。 -
  但母亲这次高潮来得很强烈,她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只有任凭我将粗壮的 -
肉棒在她蜜穴里一下下的凶狠的撞击在她那温暖舒适的蜜穴里,搜刮着她子宫中
-的神经!到底是欧洲女人,恢复力强!在我越来越凶悍的攻击之下,母亲不一会
-儿就逐渐「死而复活」,开始对我的攻击做出出色的反击!
-  虽然空间有些狭窄,但母亲还是很努力的上扬大屁股,来对我的肉棒迎头痛 -
击。 -
  「啊妈妈,你的肉洞真的,真的太美了,我都想住在里面,不出来了!」不 -
是兴致所至的胡言乱语,我这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
-  在向母亲诉说衷肠的同时,我的肉棒也毫无保留的一下下地插入母亲的阴道 -
里,利用自己的体重,每次都能尽根没入,每次都能将母亲插得倒吸一口冷气。
-但即便是如此,母亲还是在用心的将蜜穴一下下的迎向我都肉棒,还不时的收紧
-她阴道口的穴肉,夹得我的肉棒更加刺激过瘾!
-  「好儿子,呀……肏妈的好儿子,哦天呀,我生下来的亲儿子竟然在用他的
-大鸡巴肏我,哦,太好,啊……好了……」母亲叫床的声音很响亮,幸好这里四 -
处无人,不会有人听到。不过,如果不会有麻烦的话,估计有人听到母亲的叫床
-声,母亲会更加兴奋!
-  在我疯狂的攻击下,母亲的阴道里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来润滑阴道,淫水多得
-从母亲阴道里流了出来,将垫在她身下的毡毯都浸湿了!而由于我用力很大,加 -
上我和母亲都不是瘦小的体型,在多重力量作用下,长得十分稳固的胡杨树都被
-摇晃得「吱吱扭扭」的乱响起来。为了更加刺激,我将母亲双腿按了按,使她更
-紧的盘在我腰上。 -
  同时,双脚向后,蹬在两个十分粗壮的树杈上,这样一来,我就更加容易发 -
力了!
-  「妈妈我来了!」我大吼一声,猛地双脚向后一蹬,将整个体重都压到了刺 -
入母亲阴道内的大肉棒上,由于力量大,加上此时母亲的阴道里湿滑无比。
-  所以,我一下便将大肉棒插入到母亲的蜜穴最深处,龟头顶到了母亲的花芯 -
上!我的肉棒还剩下四分之一在母亲肉穴外面,我再用力一蹬树杈,坚硬如铁的 -
龟头便顺利的挤开母亲的花芯,破入到母亲的子宫里。
-  我曾经的家园,十多年前,我居住了近十个月的家!它是那么温暖,那么可 -
爱,我必须要再次占有这里,不仅是我自己,还有我的孩子,我要让我的孩子也
-享受这无与伦比的美好温馨的家! -
  被我如此猛烈的一插,母亲忍不住呼痛起来,「哦,轻点儿亲爱的,你要我 -
命了……」但她却没有丝毫的退缩,依然咬紧牙关,承受着我的侵入。
-  被母亲的献身所感动,我觉得只有努力奸淫她才是报答她最好的方法,于是 -
我便开始了激烈的活塞运动!
-  「啊……啊……刺穿了,啊……穿了……」
-  「儿子,你好棒……你的鸡巴太大了,呀将我的,我的啊……沾满了……」
-  「撑爆了……」
-  母亲毫无廉耻的乱叫,虽然我每次插入都会将她插得秀眉紧蹙,但她依然毫 -
无退缩的迎战着!不过,由于动作刺激大,以至于母亲很快便又高潮来临,动作
-也更加狂野起来。
-  「来吧,来吧来吧!肏死我,肏死我,肏死我这勾引儿子的妈妈哎呀……」 -
母亲浪叫着,冷不防被我暴挺一下,彻底插了个尽根皆入,叫床声也不由得变成 -
了惨呼!但跟着,她又开始乱叫了。 -
  「好长,好粗,呀……我生出来的,哦天呀,我生出来的怪物呀……」叫得 -
更加狂放,更加不可理喻!
-  「对了,妈妈,你生出来的儿子,正在用你给他的鸡巴在奸淫你,高兴吗? -
喜欢吗?」我一边凶悍的奸淫着母亲,一边挑逗着她。显然,这样更能勾起她的 -
淫性!
-  「好,啊……我……我高兴,我好喜欢,呀……亲儿子,肏死你淫荡的妈妈 -
吧,用我生给你的大鸡巴肏死我吧。」母亲已经是回光返照了,她一番疯狂的摆
-动雪白的大屁股,不知道是在迎合还是在躲避我的攻击。 -
  但很快她便突然一紧,手臂猛地将我搂在怀里,双腿更是将我缠得紧紧的,
-而她那对我有致命诱惑力的蜜穴则是好一阵剧烈的收缩,用几乎要将我插入她阴
-道中的肉棒勒断的力量,将我的肉棒努力的按摩!
-  同时,从她蜜穴最深处涌出了冰凉的淫液,淋在我的龟头上,害得我险些当
-场交货了。
-  她高潮了!但我还是没有放过她,我继续用力的奸淫着她,由于她缠得紧, -
所以,就变成了,我将她带起,然后在重重的将她撞在树杈上的情形! -
  高潮过后,母亲刚刚有些松懈下来,便又再次被我奸淫得淫欲燃烧,开始和 -
我继续激烈的性交!
-  忽然,我停止了动作,我想到了另一个姿势,如果在树上使用,应当会更加
-有趣。母亲正在兴头上,没提防我突然停止动作,她兀自将大屁股向上迎了我几 -
下。
-  「哦,宝贝儿,你,……」她一边努力的主动迎向我的肉棒,一边嘟囔着, -
「快,快来,怎么停下来了……哦。」
-  「妈妈,我们换个姿势吧!」说完,我不等母亲发表意见,便抽出大肉棒, -
却将母亲阴道里的淫水带出一大滩来!母亲那欧洲人标志性的白皙皮肤,此时由
-于血流加速,已经变成了全身粉红,煞是可爱!
-  我将她翻了个身,让她双手撑在她面前的两个树杈上,大屁股则正对着我。
-我自己则半蹲在母亲身后,将肉棒对准她高耸着的蜜穴,「嘿……」向前用力一
-刺,硕壮的肉棒再次撑开了母亲的蜜穴,将她刚刚闭合上的阴道再次支撑开来! -
  「噼噼啪啪」一阵脆响,我和母亲肉体的撞击声十分悦耳,母亲疯狂的将大 -
屁股向后迎向我的肉棒,我则是加大马力将肉棒一次次如打桩般的打入母亲的蜜
-穴。 -
  「啊呀……好,,好儿子,呀……肏死我了……」 -
  「就是肏死你,你个贱女人,淫贱的妈妈就是要让亲生儿子肏死的……」 -
  「对,对,我是淫贱的妈妈,我是贱女人,啊……肏吧,肏死我吧……」
-  我就像一个古代的骑士,骑在母亲这匹美艳无比的骏马背上,纵横驰骋在这
-无垠的戈壁大漠中!
-  「啊……啊……来了……呀……来了……」母亲又高潮了! -
  我也是强弩之末,我抱住母亲的大屁股,双臂用力将这完美的,可以经得起
-任何挑剔男人的品评的大屁股,拼命拉向自己的肉棒。同时,也竭尽所能的将肉
-棒挺向母亲的蜜穴,在这双向用力的作用下,母亲在一阵歇斯底里的舞动后,突
-然死力的将大屁股向后一挺,将我的肉棒全部吸到了阴道里面,花芯一下将我的 -
龟头吞了进去,死死的吸住不松开! -
  冰凉的阴精再次淋洒在我那火热的龟头上,将我淋得一个激灵,本就岌岌可
-危的精关再也受不住了,我怒吼着将自己生命的精华射向了母亲那成熟肥沃的完
-美子宫里!
-  「啊……妈妈,我也来了……」我一边射精,一边继续努力的将肉棒在母亲
-阴道里一抽一插的,我真想将这如在天堂的感觉继续下去,直到永远,但这是不 -
可能的!在连续发射了七八发后,我终于感到了无力,不顾一切的用最后的一点 -
力气将肉棒深深插入母亲的阴道里,随后便趴在母亲背上,睡了过去,母亲也是 -
趴在树杈上昏睡过去了,但大屁股还在高高撅起着!
-  我还是比母亲先恢复过来,看样子没过多久。心想,这都是得益于自己的特
-异体质,不然,这么激烈的性交,非要睡上半天不可!想到母亲要去山里转转,
-我便向后一撤身,将自己虽然收缩了,但还是尺寸不小的肉棒抽出母亲的阴道。
-  然后,自己先从树上跳下,接着将母亲从树上直接抱了下来,放到汽车的座 -
位上,又拿了一个浴巾给她盖上。虽然是夏天,但我可不希望心爱的母亲有任何 -
的不适,所以,便迅速的收拾好东西物品放到车后面,自己也上了车,将沉睡着 -
的母亲抱在了怀里。
-  打开车载音乐,我闭上眼睛,一边听着轻松的歌曲,一边享受着熟母在怀的
-温存! -
  母亲又睡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太阳已经出来了,周围的温度开始明显上升, -
母亲似乎也感受到了温度的变化,她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却是有些含情脉脉的看
-着我吃吃的笑了起来! -
  「妈妈你醒啦!」我也有些睡着了,听到母亲的笑声,说道:「我们可以出
-发了吗?你笑什么?」我反应过来母亲的表情,心里有些不自然。
-  说真的,自从和母亲做爱以后,我便有了一种,自己是大人了的感觉,所以
-生怕有什么地方做的「孩子气」! -
  也正是因为如此,发觉母亲那带有嘲弄眼神的笑容,我心里有些打鼓了。看
-到我这样,母亲从浴巾下面伸出手来,勾住我的脖子,将我拉向她,用柔软的樱
-唇吻了我一下。 -
  「不要误会,亲爱的,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真的,很不可思议!」她
-解释着说:「想想看,我们做爱时都是很投入,而且没有丝毫的不适感对吗?」 -
我点点头.
-  确实,我在和母亲做爱时没有任何的不舒适的感觉,而且是极为喜欢,极为
-迷恋这醉心的欲仙欲死的快感!母亲接着说:「但是,你知道,即便是夫妻,在 -
做爱时也往往会出问题,比如说,嗯……怎么说呢?」
-  她秀眉微蹙的思考着,不知如何跟我打比喻。「就是说,比如一般的夫妇,
-即便是男人很正常,但是,往往也会出现问题。女人的高潮总是来得比男人晚,
-所以,需要男人用技巧来延长自己的时间,以便让女人得到高潮。」
-  母亲在努力做着简单易懂的解释,「而且,女人高潮后,恢复起来会比男人 -
快,所以,如果是欲望很强烈的女人,通常一个男人是很难满足她的。」她忽然 -
又露出那甜蜜的微笑,说道:「不过,我们没有这个问题,你,哦天呀,我真的
-难以想象,你竟然能够,能够每次干我这么久,而且,让我高潮不断。」 -
  母亲嘴里在夸奖我,但脸上却有些发烧了!「但你恢复的是那么快,知道吗
-亲爱的,你父亲和我,我们,当然,这有你父亲那里,男人的标志那里比较短小
-的问题。」
-  她的脸更红了,但还是坚持着说:「不过,我们做爱时,确实很少有能够让
-我高潮的时候,」似乎要解释什么,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绝不只是他阳 -
具比你的小许多的缘故!」 -
  看我没有表示疑问,她很放心了,便继续和我说着:「你知道,其实我并不
-是故意那么淫荡,应当说,我只有在遇到你时才会如此!」
-  听了母亲的表白,我这才放心,真正放心!母亲只有遇到我才会淫荡,也就
-是说,母亲只爱我一个人!我真的很激动,我相信任何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激 -
动不已的,向自己表达真心的可是我美艳风骚动人的亲生妈妈呀!
-  「不过,应当说,我确实表现的有些淫荡也是遗传自我的母亲,也就是你的 -
外婆!」母亲竟然和我说外婆淫荡,虽然自幼习惯了母亲那不遮掩的性格,但我 -
还是明白,按照国人的思维方式来说,是不会这么做的,毕竟没有人愿意说自己
-母亲淫荡!
-  「所以,我为我们的将来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而且一定可以实施,
-当然,这还要些时间。」她看了看我,说道:「好吧!我们现在先去天山下转转 -
吧!」 -
  说完,她利落的起身穿好衣服,当然,只是穿了件黑色的T恤,外加一条超
-短的牛仔短裤,而里面则是连内裤和胸罩都没有穿!我也是只穿了条短裤,上身
-则是光着,什么也没有穿。母亲发动汽车,我们踏上了去往天山的行程!
-  沿着公路飞驰,没多久,我便看到了天山那高大巍峨的山影!随着距离越来
-越近,山影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大。
-  母亲在一家从事野营旅游的公司注册过,在我们来新疆之前,就曾经向他们 -
咨询当地旅游信息。他们说过,在这边有一块他们公司开发的野营基地,面积很 -
大,而且由于是新开发的,所以,来的人不多。我和母亲决定来这里,也是有这 -
一层原因,这样,我们既可以在野外打野战,也可以得到很好的服务,而且没有
-遇到猛兽的危险! -
  来到了山脚下,我们先到旅游公司的管理站签字登记了,然后,在听完管理
-人员对野营区域内的简要介绍,及野营时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后,便驱车来到了野 -
营区域,开始寻找自己喜欢的宿营地! -
  根据旅游手册的介绍,这片野营区域足有好几平方公里,将一个较为孤立的
-小山峰都饱含在内了!
-  为了尽兴,我们特意选择了一块挨着山崖的宿营地,旁边有一条宽阔的溪流
-经过,依山傍水,这才是我和母亲真正最理想的「野战」战场!
-  已经是中午了,我帮着母亲从车上卸下行李物品,并搭建好了营帐。按照旅 -
游手册的介绍,我们是可以在野外生火的,一来是这里四周都是观察站,如果哪 -
里冒烟了,很快就可以找到火源,二来则是,虽然地处内陆干旱地区,但在天山
-之中却是遍布不少的由山顶冰雪融化而形成的溪流,特别是宿营地四周。 -
  据介绍,足有七八条小溪呢! -
  所以,即便是有火,也可以很容易的取水扑灭。不过,即便如此,旅游公司
-对于会员在野外用火还是有严格的规定,比如,必须要用专用的装火炭或木柴的 -
器皿等。
-  当我将帐篷完全搭建好。 -
  并且,将里面收拾整齐后,忽然肚子里一阵「咕咕」叫,看来肚子已经开始 -
抗议了!按照旅游公司的说法,这里目前还是试运行,只对vip会员开放,而
-且,由于是新项目来这里的人还是很少的。向我们介绍旅游注意事项的管理员告
-诉我,今天,这里总共也就是有三四份游客,不超过十人。也就是说,我们可以
-随意的放纵自己了! -
  「来不及做饭了,不过,我带了速食饭,只要烧些开水就可以了,稍等!」 -
母亲知道我一定饿了,她有些匆忙的一边和我说话,一边收拾着手底下的活计。 -
我忙告诉她:「不要紧,我还不是很饿!」
-  怕她着急,我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有的是时间!」 -
  说完这句话,我自己心里一动,心想:我们确实有的是时间!而母亲似乎也
-想到了这些,她给了我一个迷人的微笑,满脸阳光的说:「不错!不过,我想, -
我们需要先解决肚子问题才能有充足的体力去做别的事情,对吗?」 -
  我无语的耸耸肩,她继续准备食物。
-  过一会儿,虽然简单,但却可以保证我们营养及热量摄入的午餐准备好了。
-  看到四周无人,我解开短裤,将早就憋得气闷异常,不住的跳动抗议的肉棒
-放了出来,让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到我的肉棒,母亲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不用我说话,她便解开自己的牛仔短裤,却故意将她那白皙透亮,浑圆硕大的像 -
浴盆一样的大屁股向我摇了摇。
-  我馋得舔了舔嘴唇,自都觉得呼吸有些急促了,而母亲显然也是欲火上冲,
-她的蜜穴已经开始向外渗出半透明的浑浊爱液了。于是,她来到我身前,我扶住
-她的大屁股,引导着她缓缓坐下。 -
  当她的阴阜与我肉棒顶端的龟头相遇时,她还是淘气的研磨了几下,我实在
-有些忍不住了,一发狠,双手抱住她的大屁股用力的向下一拉,「呲……」一声
-轻响,我那足以自傲的大肉棒彻底的钻入她的阴道里,而她的肥臀则被我牢牢的、 -
抱在了怀中。
-  「嗯……我们要好好考虑一下待会儿玩些什么了!」母亲的声音里充满了期 -
望。 -
  「哦,当然要玩些新鲜的,不然不是白出来一趟吗?」我嘴里嚼着食物,含
-糊不清的说着。 -
  忽然,母亲想到了什么,催促我说:「快吃吧宝贝儿!我想,我们可以好好 -
玩乐一下了!」说完她用力的收缩了一下肥厚下体,将我那涨的生疼的肉棒夹了 -
夹,便迅速的吃起午餐来。 -
  草草的吃完午餐,由于是方便食品,所以,我们只是将包装收集到垃圾袋里
-就可以了。而在这段时间里,母亲的大屁股一直坐在我胯间,我的肉棒自然也一
-直没有离开母亲那温暖的阴道! -
  收拾好了,我有些急不可耐的问母亲:「我们玩些什么花样?」母亲神秘的 -
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问我:「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鸳鸯是象征男女之间爱 -
情永固的,对吗?」
-  「当然。」我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母亲。
-  「但,这又有什么问题吗?」母亲却突然站起,将我的大肉棒一下子暴露在
-空气中。
-  转身对我说:「那么,我们就要像鸳鸯一样,在水里恩爱一番,不是嘛?」
-说完,她娇笑着跑向旁边那条宽阔的小溪,我有些发愣,但很快就明白了母亲的 -
意思,也兴冲冲的追了过去!我要在水里给母亲来一次永久的记忆,我们还没有
-在水里做过爱呢!
-  一来母亲跑只是为了增加情趣,二来我的奔跑速度肯定是比母亲快很多的, -
所以,母亲刚到溪边就被我捉到了。
-  我们都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就像在原始大森林似的。母亲尖叫着,她根
-本不怕将管理员或是别的游客招来,其实,我猜来这里玩的游客不少都会找些不
-寻常的刺激,所以,管理员对这种声音不会太在意的。
-  毕竟这里不会有什么猛兽,在野营区的外围可是有不少专业的巡逻队,专门
-来防备野兽进来的! -
  不过,不让野兽来打搅,不等于我们排斥在做爱时的兽性大发!
-  似乎是被环境和母亲的叫声刺激,我忽然感到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
-我狂野的将母亲捉住,她极力的挣扎,就像看书里描写的,在原始时代,如果男
-性要和女性交配,必须要彻底征服女性,显示出自己的雄壮才成。虽然母亲身高
-马大,比我还要高一些,但经过一番搏斗,我还是成功的将母亲按倒在岸边上。 -
  我将母亲加紧的双腿分开,将自己那条已经涨的紫红发亮的肉棒顶在了母亲 -
那长满金丝般毛发的阴阜上。
-  「还装蒜?」我用手指在母亲蜜穴口处沾了沾她分泌出的黏液,在她面前比 -
划着说:「都流扫水了!真是淫妇!」
-  母亲本来白皙无比的面庞突然一红,见她如此不好意思,我心里更是爱得不 -
得了,「嘿……」我一声焖吼,腰部向前一挺,便将粗壮的大肉棒整根插入到母 -
亲的阴道里,不露一丝在外面。
-  「哦……」母亲淫荡的叫了一声,「儿子强奸妈妈了……救命呀!」她竟然
-呼叫起来。
-  虽然明知她是故意增加性趣,但我还是忍不住狂性大发。 -
  「好,叫吧!叫吧!我就是要强奸你,强奸我的亲生母亲!哈……」我双手 -
将母亲的双手按在地上,合身向母亲身上压下去,同时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
  我们激烈的交合着,我紧紧的将母亲搂在怀里,将她那对如一对木瓜般硕大
-的肉丸挤在我胸前,嘴巴则将她香唇封住,拼命的从她嘴里吸允着甘甜的香津!
-而母亲也激烈的拥抱着我,她的双腿将我的双腿缠住,同时大屁股不断的向我舞
-动,来配合我对她的凶悍冲击!
-  「呀呀,呀。呀……好,有力,啊……好儿子,呀……你真的越来越啊……
-越好啦……」母亲肆无忌惮的叫着床,高亢的叫床声在四周回荡着!她的大屁股 -
不住的摆动摇晃,不知是在躲避我的攻击,还是在迎合我的宠幸!
-  「妈妈,啊……我,我爱你,啊,啊……我爱死你了……」我不由自主的向 -
母亲表达着心里的爱意。
-  「啊……我啊……知道,呀……你就是,啊……这么爱我的?啊……」母亲
-一边和我激战,一边不时的和我交谈,看来欧洲女性的身体条件确实要比亚洲女
-性强,在这么激烈的性交过程里,竟然还能思考。
-  「是的!」我说完了,心里怕母亲没有听清,便身体向后一躬,将粗长的肉
-棒抽出母亲的阴道,至只留下龟头卡在里面,然后说道:「是的!」同时,身体
-向下全力一压,大肉棒死硬的插入母亲的阴道里!
-  「哦……」母亲惨叫了一声,「我感到了……」 -
  我抱住母亲,向旁边一个翻转,接着翻转时的力量,冲击着母亲的肉穴,而 -
因此产生的剧烈刺激感和强烈的快感也同时粉碎着母亲的每一寸神经!而我自己
-也享受这颠簸中的快感,我继续用力,抱着母亲几个翻转便翻到了溪水之中。 -
  此时,为了更加好的体验在水里做爱的乐趣,我也变换了姿势,让母亲上身 -
躺在岸上,而下半身则是浸泡在水里,这样,我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和母亲交合做 -
爱了! -
  我双手抓住母亲的腰肢,双膝向外曲张着,将母亲的双腿顶的更开,而我自
-己则像一直大青蛙一样,用力的双脚一蹬,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双脚陷入到 -
溪流底部的泥沙中。但同时,我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大肉棒在母亲那弹性极强的
-阴道里破开万难,勇往直前的冲击我的故居!
-  「到了,妈妈我到了,我到家了!」当我的大龟头冲入那曾经养育我,温暖
-的,母亲的子宫时,我兴奋的对母亲叫嚷着。 -
  母亲也是淫荡的叫着:「哦,是的呀……好儿子,你真的在肏你的妈妈了, -
呀……」她叫得放浪,而身体的动作更加狂野不羁!那如同浴盆般大小的大屁股
-尽管被我压制在溪水中了,但却还不住的向上猛挺,全然不顾死活了。 -
  我豪气顿生,居高临下的将大肉棒一下下生硬的插入到母亲的蜜穴里,由于 -
是在水里和母亲做爱,所以,我的肉棒每次抽出时,溪水都会被母亲那抽空的阴
-道吸入进去不少,但当我再次将大肉棒插入时,又会将那些水再次压榨出来。
-  在溪水的润滑作用下,我插入的更加顺畅,但随着我动作幅度的增强,母亲
-阴道里产生的吸力也更大了! -
  每次我的大肉棒插入时,母亲的阴道,特别是花芯,都会如同饿了很久突然
-见到食物一般,将我肉棒一个劲的往里吸。我用力的将肉棒在母亲阴道里一碾,
-龟头便轻松的碾开她那无时无刻不在吸引我的花芯,破关而入,直接将大肉棒插 -
到她的子宫里! -
  龟头上那凸起的两条肉棱不断的搜刮着母亲的子宫壁,而母亲已经是高潮迭
-起兴奋异常,充血的子宫壁已经极为敏感,被这坚硬的肉棱一刮,顿时嚎叫连天 -
了!
-  「啊呀……肏穿我了……呀……好硬,啊……」
-  「好儿子,呀……你肏死妈妈了……」 -
  「妈妈,我肏得你舒服吗?儿子肏得你怎么样呀?」我调笑着母亲,同时下
-半身也没有片刻的停歇。 -
  「好,,啊……你,啊……你是我……啊……是妈妈的好儿子。」母亲好容
-易把一句话全喊出来了!
-  「你这个骚女人,连自己的儿子都勾引,看我不惩罚你!!」我一边喝骂, -
一边用胯下的大肉棒猛烈的攻击着母亲的蜜穴,将母亲奸淫的一阵嚎呼!
-  「我是啊……骚货,啊……我是不要脸啊……的坏女人,呀……惩罚我吧啊 -
……用你的大鸡巴肏死我吧!!!!」母亲一副舍生忘死的样子,大屁股更加凶 -
猛的向上扬起。
-  我抱住母亲,在溪水里不住的翻滚腾挪,下身却片刻也没有停留,不住的对
-母亲的阴道狂轰滥炸,要不是母亲的嘴被我用嘴封住了,早就叫得惊天动地了。 -
饶是如此,溪流底部的细沙却经不住我们折腾,被我们母子做爱的剧烈动作全部
-搅起,溪水浑浊了一片! -
  母亲高潮了好几次了,只是,每次她高潮过后,有些疲惫的要停下来时,我 -
的肉棒却还是在她密道里急速的冲刺着。所以,她每次都会很快的再次被到下一
-个高潮! -
  「啊……啊……啊……啊,啊……」母亲一连串的长叫,声音十分高亢,她
-又高潮了!
-  感到阴精在我的龟头上一淋,我顿时感到自己的高潮也要到了! -
  我将母亲大屁股死命的拉向我的肉棒,同时,大肉棒也是竭尽全力的向下生 -
砸硬冲,母亲本来刚刚泄身,还处在疲惫状态,但被我如此攻击,很快又自然的 -
「复活」过来! -
  「哦。呀……宝贝……啊……你,你还没好吗?啊……快,啊……我,我真 -
的不行了啊……」母亲开口求饶了,但她的身体却是机械的不住扭动,大屁股更 -
是不住的摇摆来迎合我的插刺。
-  我感到尾椎处一阵酸麻,忽然,一股电流般的感觉直接从尾椎经脊梁直窜入
-大脑,我要射精了! -
  感到自己到了临界点,我肏动母亲的频率更加高了,简直如重机枪般将大肉 -
棒凶悍的在母亲阴道里捣入拔出! -
  我的棒子一阵猛涨,母亲立刻感到了我的变化,她不顾一切的鼓起余勇,将 -
大屁股悍不畏死的向我舞动,终于,在一番努力后,我再也坚持不住。 -
  「啊……我来了妈妈我射给你了……」一声咆哮,我将对母亲浓浓的爱意化
-为浓稠的精液,射入到母亲子宫里。 -
  母亲也是一声浪叫:「哦,来吧啊……射给亲妈妈吧……」
-  大屁股向上一拱,四肢紧紧的将我抱住,同时被我的精液烫的再次泄身了!
-我的精液不住的射入到母亲子宫里,那曾经孕育过我的肥沃土壤如今被我肆意的
-耕耘,我的种子也细密播撒在其中,等待长大成人的机会!
-  一发,两发,三发,我不住的将精液射入,如同机枪子弹般的打在母亲子宫
-里,母亲哆嗦着,不一会儿便脑袋一歪,失去了知觉。 -
  足足五分钟,我才感到自己的一粒种子也射不出了,本来骄横跋扈的肉棒也 -
萎缩了疲软了下来。 -
  但我还是不愿意从母亲温暖肥美的阴道里拔出,便抱起母亲,让她的下体和
-我的下体连在一起而不分开的走向我们的帐篷,我也要休息一下,准备和母亲做 -
下一个体验了。 -
  当母亲睡醒时,我已经坐在她身旁欣赏半天她那娇憨的睡态了!
-  「妈妈,怎么越来越不中用了?没几下就被我肏晕了这么久?」我调笑着母 -
亲。 -
  「哦,小坏蛋,谁让你那么厉害的?」母亲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有些认真
-的对我说:「不过,我确实要采取些行动才好,不然,」她忽然住嘴,看着我焦
-急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亲爱的,你不要这么紧张,我是说,要想
-办法对付你的强盛的欲望,不然,我怕早晚被你活活肏死!」说完,又红着脸前 -
仰后合的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