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夏夜情未了
夏夜情未了

夏夜情未了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天气炎热,下午下了一场雨,空气中弥漫着雾气。入夜,天上一轮皎洁月亮,像银盘一般孤零零挂着。-

-  叶惠莲早早地就睡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开门声音,心想一定是女儿李淑兰回家了。自己也懒得起了,就仍然睡着。-
-
  深夜了,叶惠莲迷糊中听到客厅有响动,她睡得很轻,一点声音也能吵醒。
-
-  她静静听听,一会又没有了。她心想不会是家里进老鼠了吧。犹豫一下,还是决定起来看看。
-
-  客厅黑乎乎的,叶慧莲光着脚站在客厅中间什么也不看清,想着要不要开灯,就听到洗手间有声音,像有人在解手。慧莲想着是淑兰,她很少起夜的,今天咋了,喝水多了。
--
  叶慧莲就想转身回屋。冷不防后面什么东西结结实实撞到她身上。来势很大力量,慧莲哪里立得住,哎呦叫了一声身子斜着就要倒地上去了,那人忙伸手一把把她拉到怀里。
--
  叶慧莲被一惊吓,立马出了一身汗。听到男人喘息声,鼻子闻到的是男人的味道。不对!抱着她的是个男人!叶慧莲吓得就要大叫起来。这时,男人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
  这个男人是李淑兰的男朋友武大海。-

-  下午,李淑兰约了娟娟,喊了武大海一起去吃饭。娟娟是李淑兰最要好的朋友,过几天准备出国旅游。三个人吃了饭又去酒吧混了几个小时。大海喝多了,走路摇摇晃晃的,淑兰不放心他,就打的一起回自己家。-
-
  武大海酒醒来已经是半夜了,他迷糊中哪里知道这是哪。酒劲使得自己浑身发热,他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半夜了他被一泡尿憋醒,光着屁股爬起来找厕所就找了半天,一泡尿射出去才感觉清醒点了,定睛看看四周,心想这不是淑兰家吗?
-
-  他摸黑就回书房,才出来几步就撞到人身上。
-
-  黑暗中,武大海感觉到那人要倒,忙一伸手把人捞起来,他的力气很大,那人就一头扎进他怀里。是个女人!不是淑兰!因为他感觉到女人硕大腻滑的奶子仅仅压在他的胸口,而他的右手抱住了女人的屁股,那是个又圆又滑的屁股,这个女人是裸体的!-
-
  叶慧莲惊慌中看清楚了抱着自己身体的男人的脸庞,是女婿武大海!
--
  她又喜又惊又羞愧难当。她感觉得到自己和大海的肌肤紧贴在一起,而自己是赤裸着的。大海放在她的屁股上的大手为了保持平衡,还在用力地按着。天啊,自己居然和女婿光着身子抱在一起,以后可怎么见人。
--
  叶慧莲一把推开大海,害羞地捂住自己的脸,扭着雪白的大屁股就跑进自己的卧室,紧紧地关住房门。-
-
  武大海自从和叶慧莲撞了后,回书房里躺下。心里咚咚乱跳,也不安稳,迷迷糊糊的,脑子里老是涌出刚才那一幕,雪白的肌肤,不停涌动的奶子,红润奶头的触感,妇人脸上的羞臊和闪烁不定的眼神。这一切总在脑海中出没不止,下身的肉棍子也一挺一挺的。-
-
  他在迷糊中依然听到开门的声响,虽然很轻微。但是古怪的声响让他清醒,神经敏锐起来。他假作闭着眼睛,憋住呼吸静静地听着。他意识到会是谁。是她,只会是她。她来做什么他不知道,是好奇?或是一种奇特的心理需要。女人总是不理性的,也许没有什么理由,她只是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情。
--
  他感觉到妇人就站在门口。他听到脚步声,那是很轻很轻的,只是木地板在重压下做出的挣扎。她蹑着脚,慢慢地靠近。他忽然感到一丝紧张,浑身的肌肉不禁收紧了。屋子里面很暗,他是赤裸身子趴在沙发上睡的。身子四肢随意张开,沙发不够长,他的小腿伸在沙发外面,像个树干。
-
-  妇人慢慢走近沙发,似乎停住了。大海努力把呼吸放舒缓自然些,这对于他不是难事,他是游泳健将,肺活量很大。-
-
  他紧张地立起耳朵,极力地寻觅细微中的声息,黑暗中他清晰地听到了妇人的呻吟声,那是很轻微的,被极力压抑的。-

-  屋子里很静。武大海忽然感觉到有人轻轻拉开盖住了他的腰和屁股的毛巾被。
--
  大海紧张得身体发僵,他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他的内心却如潮水涌动。
--
  他感觉到她一动不动战立了许久,那股呻吟像蚊子声一样持续了好一会,才慢慢退出房间。他听到房门被轻轻关上才困难地长出一口气,舒展一下紧张麻木的身体。
-
-  天大亮了,武大海一大早就走了。卧室里,叶惠莲只穿了白色乳罩和白色内裤,在镜子前左右扭动着蛮腰,眼睛盯着镜子中的自己。随着年纪增加,她越发自恋了,特别喜欢照镜子。一个人在屋子里也会痴迷地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发呆。
--
  她看着镜子里自己丰满的腰身,浑圆雪白的屁股,圆润修长的大腿。这一具鲜活多汁的雪白玉体,就像一匹充满欲望的母马,却少了一个骑手来驾驭。
-
-  女儿李淑兰伸头性门缝看进去,撇嘴说道:“ 可惜了了”。惠莲不解其意,就问,“ 咋,你想说啥?” 李淑兰笑道,“ 可惜好个美人,却没有个男人疼”。叶惠莲脸飞红,假骂道,“ 疯丫头,这么数落你妈。你是巴不得妈给你腾屋子吧,嫌我碍你的事了”。李淑兰不急,慢着腔调说,“ 才不是啦,我是替你着急,妈你别那么挑剔,有的男人我看不错,你就是看不上,你这个年纪找帅哥不合适吧”。叶惠莲被女儿说得没脾气,她本来就是个不爱生气的人,她假装生气说,“ 你妈又不是小孩子,用你教”。李淑兰只是说说。她心里是心疼妈妈,父亲走了也有1年多了,可是母亲还是孤身一人,这让她心里着急。现在自己结婚了,武大海也调到这里工作了。可是由于没钱买房子,三个人住在一起。妈妈毕竟还年轻,今年44岁,她保养得好,皮肤雪白,看起来就是三十多。李淑兰其实是想给母亲介绍男人。可是母亲总是推脱不见面。李淑兰开始怀疑母亲已经有意中人。她多方了解,通过母亲的朋友,同事,结果是没有。这让李淑兰很意外。-
-
  李淑兰穿着红色的睡裙就去洗漱了。叶慧莲眼睛看着她前脚进了卫生间,忙着跟进去。
-
-  李淑兰一回头见是母亲,笑着埋怨道,“ 妈你关门干啥?” 叶慧莲阴了脸,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问你,大海啥时候来家里睡觉了?你怎么把他留家睡觉也不和我说一声”。李淑兰听了脸上笑开了花,说道,“ 妈,你昨天几点都睡觉了。我和大海回来都半夜了,我还把你闹起来不成?” 叶慧莲听了哼道,“ 那你也不能随便带他回家,你们还没有拜天地,过堂成亲。我看你是不是和他已经那个了?” 李淑兰听了脸登时红了,手就抱着母亲肉呼呼的腰,去硌咭痒痒。叶慧莲被弄得笑个不停。就去抓住了女儿的手,口中呸呸呸道,“ 说你几句你就搞这套,看来我是八成说对了”。李淑兰低声笑道,“ 你说对啥了?才不是呢。昨天娟子过生日,大海他喝多了,我怕他出事才带回家的”。叶慧莲缓色道,“ 你总有理,这次就不说了,以后你好歹和你我说一声,我也有个心理准备”。李淑兰听了,假作惊奇样子,低声说道,“ 他是我老公,你做什么准备?” 叶慧莲恼怒地手去拍了李淑兰丰满的大屁股一巴掌,吃吃低笑着,说道,“ 没个正经的!家里就咱们俩女人,我平日在家里又穿得随便,你冷不丁带个男人回家,还不得跟我说一声?
--
  ” 李淑兰听了一脸的恍然大悟,笑着说道,“ 那你不早说。我还不想让他看到你的身材呢。那不白便宜他了”。叶慧莲听着心里直晃荡,口里恨恨说道,“ 没正经的货,多大的人了,没大没小的,跟你妈也说些胡话”。李淑兰只是一味地笑。两人闹了一会,叶慧莲就帮着女儿把头发梳理了。-
-

-  【完】